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被'捡尸'的女孩:天亮之前,她们曾见过地狱_闺蜜卡卡

[复制链接]
女大学生 发表于 2020-1-20 14:1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原标题:被'捡尸'的女孩:天亮之前,她们曾见过地狱


  假如你撞见一双贼溜溜的眼睛,我建议你千万别偷瞄他的手机。

  相信我,切勿好奇。否则没准,你将目睹到这样的聊天信息:


  躁动城市的每一秒钟,数百根心怀鬼胎的指头摁亮屏幕,轻点几下,瞬间织出了一张张鬼祟罗网。

  “兽药、毒品、酒精、全尸、半尸、血浆、捡骨师......”

  它们迂回于公司的格子间、涌动在拥挤的地下铁、尾随着路口红灯的等候音、与夜归的你拐进了同一个深巷......
01


  台北双城街、南京1912、北京三里屯、上海新天地......

  “捡尸”,这项高征服感、低操作难度的行为,已然演变成了一种灰色文化。


  甚至倚仗着夜色的掩饰,飞速发展为有工具、有手段、有组织、甚至有规则的大型禽兽狂欢。


  之所以将“捡尸”定性为禽兽狂欢,是由于越来越多粗暴的社会渣滓不再满足捡现成的“全尸”,不再满足于单一的“灌醉”模式,而开始瞄准那些更有难度的女性,作为专属于自己的猎物。


  因此,他们的“作案工具”从单纯的酒精,逐步升级为内含毒品成分的网红饮料、高浓度伏特加胶囊、和以安钠咖为主的兽用药品。

  逃脱固定酒精推倒模式所限,他们像脱缰之马,极速飞驰于诱奸、迷奸、强奸的兽性快感中。


  《The Cut》杂志中,曾有女孩这样描述喝下投入氟硝西泮(捡尸常用药品)酒水的感受:


  日剧《UNNATURAL》中,也曾有过女二号在参加联谊派对后,一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酒店床上。


  “不知身在何处,手机和钱包不翼而飞,只依稀记得激烈的亲吻和对方身上的酒气,明明我并不是会喝断片的人,但我的记忆似乎被抽走了。”

  随着捡尸事件的陡增,越来越多的女孩暴露在阳光之下,向其他女性描述起了极为雷同的“被捡”经过。
02


  上个月末,我在私人小号上接到一通来自@桃乐丝 的语音请求。

  她显然是无处倾诉,才迫不得已在辗转反侧的深夜选择求助于我。

  她思路混乱,语速很快,说到情急之处略带哭腔。我好不容易才从她漫长的叙述中整理出了一点线索:

  桃乐丝的闺蜜卡卡,是个性格极豪爽的夜店咖,毕生梦想是嗨遍世界各地的酒吧。

  用长辈的话来描述,“卡卡什么都好,就是胆儿太肥。”

  十七八岁的女孩,夜不归宿是便饭,离家出走是常态。

  在鱼龙混杂的场子里和男人打架到手指骨折,一言不合抄起桌上的洋酒泼了对座一身,朋友打着圆场四处赔礼道歉,她还洋洋得意地拍视频发朋友圈作为留念。

  他们说:这世界确实貌似安全,多了去像卡卡这样年轻的漂亮女孩四处撒欢,好人遍地,社会也并没有长辈口中那么得危机四伏,灰色地带只占据城市板块的一个小角,我们无需因极个别劣性事件而甘于做一辈子死宅。

  但他们忘记说的是:坏人这种东西,遇见一次即是深渊。


  “酒店的服务人员各个避之不及,直到我赶到现场,我大哭着求他们帮我一把抬卡卡起来,给她找下衣服,他们声称是要保护现场,谁都不肯靠近一步。”

  “等待警察前来的过程,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47分钟。僵硬的她姿态诡异,完全听不见我撕心裂肺的呼喊,吓傻的我只能靠试探鼻息反复确认她并不是死了。”

  “我软硬兼施地让酒店人员调监控、查开房记录,自己则死死堵在楼道的门口守着,生怕上下楼的其他客人看到。”

  “你猜得到后续吗?接下来的半个月,我陪卡卡出入了无数次警察局,嫌疑人也找到了,对方家属也出现了,可他们一口咬定是醉酒后的你情我愿,居然还泼脏水说是卡卡主动。”

  桃乐丝告诉我,她断定这个人渣是长期多次作案。

  但空口无凭,这半个多月以来,她只能通过一系列非常的手段替卡卡寻找更多证据。

  当她查到了疑似嫌犯的微信号,甚至潜入他的QQ空间,试图寻找蛛丝马迹的时候,卡卡却亲自打电话跟她说:

  “乐乐,算了,我们放弃吧。你不要继续跟进了。”

  她恸哭,她抓起床头的闹钟狠狠往床尾砸,她拨通了一通又一通语音,最后打到了我这里。

  她以为我能成为她最后的救赎,然而我却无法安慰她一句。

  在她哭到抽噎的片刻中,我只能起身拉开窗帘。

  屋外的一团漆黑提醒我,那是一个异常无助的深夜。
03


(图片来源:知乎@林晨宇)


  常年穿行于各类夜场,曾以合伙人身份入股过一间酒吧的vicki给我带来了这样一个新的视角:


  Vicki说,在酒场混久了,你会越发明白一件事:

  “越来越多男人蛮横地断定,一旦你同意与他同饮,就意味着你愿意陪他睡觉。”

  早年Vicki的一个常客,简称老k,经常领着各路朋友在她的酒吧撒网钓妹。

  他的惯用套路格外简单:遇见店里落单的、百无聊赖的女生就问她们要不要一起,女孩们看他的卡座蛮热闹,其他女生也多,就顺势同意了。

  基本到夜间1-2点左右,老k总能用各种手段把他看中的妹子灌到彻底站不起来(酒量差点的就玩骰子出千,千杯不醉的就暗中下药)。

  最初Vicki怕出事,总是盯牢老k这桌,偶尔看见他们扶着女孩往外走,她还会在后面呵斥两声。

  但久而久之,这样的路数太多,更何况老k人帅多金,开一辆木耳收割机,多数情况女孩子们也只是半推半就,Vicki便见怪不怪了。


  Vicki告诉我,在酒吧被捡尸的女孩基本分3种:

  1: 失恋,和家人吵架,心情不顺的,跑来解闷,自己把自己灌醉了,成全了守株待兔的歹徒

  2:不排除刻意喝醉的,这里的水太深了不做解释

  3: 被骗来或在店内被骗的,有的遭遇下药,有的是不胜酒力,最终被带走强行发生了性关系


  多数女孩被捡走得极为轻易,无力反抗,悄无声息。

  个别的法律意识较强的,睡醒了跟人渣死磕到底,最终也无非是闹了个鱼死网破。
无论施暴者遭遇怎样的制裁和惩罚,那些受害的女孩终将笼罩在阴影中。


  他们遭受的伤痛,是永久且不可逆的。
04


  哪怕留恋于酒水间的红男绿女再怎么好言相劝,告诉你适当放松的好处,但倘若有朝一日他们为人父母,面对自己的女儿,定会厉声呵斥:

  “盯防那些人渣。”


  但多年后再遇,Poppy已有身孕。

  烟酒不沾的她,俨然一副良家妇女的优雅模样。

  当我再在席间提起当年她那些大姐大的陈年旧事,她连连摇头,捂着肚子说:

  “你不要教坏我宝宝。”

  老友散场,Poppy陪我回家叙旧。

  松懈下的她一反刚才的紧绷姿态,疲惫地伏在我的肩头,贴着我的耳朵嗫嚅:


  当然,并不是所有女孩都像Poppy一样,对母亲那样的爱恨交加,刻意伤害自己,去报复亲人。
05




  我很烦每次劣性事件一出现,朋友圈就开始疯狂科普类似“我可以骚,你不能扰”的图片。

  坏人不上网吗?坏人不看剧吗?坏人不懂法不知道me too吗?坏人就真的不清楚女孩穿着暴露不代表可任人玩弄的道理吗?

  他们全都懂,也全都克制不住。

  与其用虚张声势地靠截图麻痹女孩,倒不如坦白告诉她们:

  你一定想做羊,就要有被狼群撕咬的觉悟。这是残酷社会的真实法则。

  “久走夜路必闯鬼。”


  记住:禽兽是不会被几张图片,一部网剧,一次义正严辞的说理所教化的。

  那些大咧咧地鼓吹说:玩归玩,只要清楚自己的酒量,明白自己的边界的人,在过完嘴瘾后,真遇到难事,没有一个能为你的伤痛买单。

  当这个世界缺少绅士,无人护你一世周全。

  我只愿你切勿盲目欺骗自己世界美好,在天亮之前,谁都别说我不害怕。
-END-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